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文化 > 我的会长我的会!柳传志及16位大佬的“共济会”前世往事

我的会长我的会!柳传志及16位大佬的“共济会”前世往事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2-08-01 / 点击:

  过后不久,联想公司宣布其股东“国科控股”,也就是中国科学院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要将自己所持有的联想控股29%的国有股权挂牌转让,挂牌价格27.55亿元。

  在受让者条件上,设置了必须在金融、能源和房地产三个领域拥有上市公司,挂牌结束后,中国泛海集团是唯一一家符合条件的受让方。

  当年,作家吴晓波在接受财经频道《环球财经连线》记者采访时认为:这次转让是一次典型的柳传志式的转让。

  中科院挂牌时列出的股权转让的苛刻条件,似是专门为泛海集团量身定做的。联想总裁柳传志在泛海入股联想发布会上,一句“我和卢总早在泰山会的时候就认识”,意味深长。

  柳、卢二人情谊背后的泰山产业研究院(以下简称泰山会),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当时联想控股股票市值131亿人民币,29%股份即38.21亿人民币,这次转让泛海集团卢志强凭空多赚了10亿人民币。

  2019年9月8日联想控股第一大股东国科控股挂牌转让29%股份给泛海集团

  当时四海之内,可选择的战略伙伴众多,为什么,这等好事会落在卢志强身上呢?

  原来卢志强是柳传志“泰山会”的兄弟,稀释中科院股份,董事会引入泛海集团,从而完全控制联想控股。

  从此,联想控股不再是中科院的公司,而是老柳的家族企业。在这个交易中,老柳是大赢家,泛海集团是第二赢家,只有中科院是冤大头。

  陈庆振,泰山会成员,号称是中国电脑买卖第一人,对于柳传志与卢志强的交易,他轻描淡写地对《中国周刊》记者说“这样的事情很多,在泰山会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合作对象。”

  泰山会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但是该组织不录音、不记录、不对外宣传,使得外界对它猜疑重重,甚至有人形容它是中国“共济会”。

  关于共济会,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指出“我们在这里得到了一个像数学一样精确地证明:为什么资本家在他们的竞争中表现出彼此都是假兄弟,但面对着整个工人阶级却结成真正的共济会团体”。

  共济会的实质就是凭借资本垄断,实现少数“精英”对人民的掌控与支配,这种统治可能是白宫的政令、美联储的货币、盟军的火炮,也可能是斯密的著作、莫扎特的歌剧、默多克的传媒,还可能是转基因的食品等等。

  泰山,在中国文化符号里是特殊的存在。2500年前,孔子登上泰山,感叹自己“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

  圣人言毕,泰山在五岳中的地位由此彰显,泰山由此成为五岳之首、“五岳独尊”。

  时钟转到1993年,一家名叫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的几个会员,来到山东开会,会员当中有联想集团柳传志、四通集团段永基、万通集团冯仑、泛海集团卢志强、远大空调张跃、信远控股林荣强等人。

  陈春先,中国硅谷第一人,1978年受美国硅谷现象启发,在1980年10月提出要在中关村建立中国的硅谷,并身体力行,下海成立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

  陈庆振,1983年成立科海公司,中国电脑买卖第一人;段永基,四通集团董事长,中关村元老;王洪德,京海集团董事长,中关村元老。

  当年,“中关村四君子”经常挤在一个办公室里喝茶聊天。没有老板椅,也没有高尔夫,仅有木桌、清茶,和忐忑迷茫的心境。

  他们相信“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但是至于如何经营,茫然不知,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并互相提醒和学习。

  陈庆振的科海卖电脑,当时一台电脑可以盈利一万元,由于不懂经营,磨损和坏掉的电脑一直不能出手,只能将电脑中好的零件单卖。

  诸如此类的经营管理上的问题很多,“中关村四君子”约定每周六晚上喝茶聊天,各自说说自己公司的事情。

  聚会进行了两三年,后来,大家越来越忙,就规定在每个月选出一个周六晚上一起喝茶讨论。

  1987年,在国家科委牵头下,成立北京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此后,全国更多的民营科技企业参与到这个团队,改名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

  再到后来,加入的企业家越来越多,组织建起来了,队伍壮大了,问题也跟着来了。

  由于人员太多,反而减弱了交流的效果,陈庆振解释,当时北京这个协会人数太多,鱼龙混杂,许多人不是同一个量级。

  最早发展起来的联想、四通、万通、泛海等民营企业,聚焦谈论的问题是上市、海外并购等层面;更多的中小企业还在关注他们发展之初的企业问题,拢在一起不好交流。

  为体现精英化、专业化,不再和那些小私营企业主玩在一起,柳传志等几个人心高气傲,睥睨天下,要成立一个封闭式组织。一个更小、更有效的“顶级”私密小圈子成为需要的。

  随即1993年,一个名叫泰山产业研究院的机构应运而生,机构的核心人物名叫华怡芳。

  他的父亲华岗,是中国老一代革命家。而华怡芳本人一直都在辅助别人做事,人脉关系极广,人缘很好。

  华怡芳和民营企业家们的交情一定程度上也缘于他思想意识超前,一直主张在市场经济下建立平等的经济秩序,并为民营经济的发展鼓与呼。

  泰山产业研究院成立后,华怡芳成立了《泰山通讯》,虽然只是一本内刊,但反映了很多经济上的超前讨论,也有一些政治的主张,这些内容在当时还是比较敏感。

  柳传志和段永基等成员对此也有所担心,比如当时发表“没有跟企业沟通就出台一些政策,会搞死企业的”等言论。

  更有甚至,联想总裁柳传志曾对国家政策提出非议,上世纪90年代初,泰山会会员信通老总金燕静成为当年走私重点打击的对象。

  柳传志就打抱不平说,“这样干是不是走私呢,是走私。可是老实说,当时整个国家是走私风行,都在买卖批文,买卖外汇,他们都没事。你是想抓谁抓谁,想打谁打谁,这不就是民不举官不纠嘛!”

  2001年11月,在中国加入WTO前,泰山产业研究院联合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改革开放论坛、《南风窗》,举办一场名为“著名经济学家和企业家对话WTO”论坛,邀请到大佬级的企业家、经济学家、政府官员一起讨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后的政府改革和企业的战略选择。

  2005年,华怡芳去世,失去核心人物的泰山产业研究院改名为泰山会。之后,泰山会的组织形式更加私人化,不再设分会,也取消了内刊。

  关于神秘的泰山会及其成员的消息,还是出口转内销,2013年,台湾一则报道,让公众对其有了初步了解。

  2013年11月中旬,大陆超级富豪俱乐部“泰山会”16名会员,在会长、全球PC龙头联想集团创办人柳传志带领下,秘密来台,庆祝泰山会成立二十周年。

  当时岛内媒体惊诧到,16个会员名列大陆百大富豪,所拥有的事业总资产,比湾湾的总预算还多好几倍,掌握的财富超过十兆新台币。

  投资领域横跨高科技、地产、金融、生技、娱乐各产业,对中国、甚至全世界经济,有呼风唤雨的影响力。

  但来台却低调包下一家鲈鳗餐厅,大啖道地台湾菜,并密会解读全会精神及畅谈2014年经济形势。

  名为分析经济情势,不过却被媒体踢爆,“泰山会”夜生活更精彩。11月16日晚间,媒体拍到富豪们与至少8名身材纤细美艳的辣妹同车,甚至还在一晚要价3万元的豪华套房。

  镜头拍到,婀娜多姿的年轻女子们提著名牌包缓缓下车,有的脚踩高跟鞋,穿着深V爆乳低胸装,露出修长美腿,只是这裙子短到都快要走光,有的则是绑着马尾清纯秀气,8位辣妹都是盛装打扮。

  和美女同时下车的三位男子更是大有来头,先下车的白衣男子是巨人集团创办人史玉柱;后头185公分的帅气男子还会回头看看女孩们有没有跟上,他是顶天资产总裁王兵。

  泰山会成立之初,会员们就做出一致协议:聚会不录音、不记录、不见媒体,即便会员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富豪,但泰山会究竟如何运作,却从来没曝光过。

  其实,这样的小圈子,几乎都是与商业利益连接在一块。圈子成员或公开或私下联合起来,寻找商机、主动合作、组团投资、抱团取暖,为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而努力。

  泰山会报团取暖的功能,最经典的案例就是在解救史玉柱上了,当年史玉柱要在珠海盖楼,协会成员是不赞成的。

  此后,在史玉柱曾面临巨人大厦烂尾无力回天、巨人电脑因非法预装微软公司软件而被起诉之时,东窗事发,巨人集团受到很大的打击。

  时任泰山会长的华怡芳亲自找到在职的国家部委的吴姓高官,探讨“怎么拯救史玉柱”,他还“到处找关系,想办法”。

  段永基帮了史玉柱一把,后来还支持史玉柱从脑白金重振雄风,并且获得新生。2004年1月,四通控股更是花12亿元买下脑白金,并给了史玉柱20%多的四通控股的股权。

  这笔交易给史玉柱带来的6亿港币现金,可以让他投资于新的商业机会。史玉柱本人出任四通控股CEO,史玉柱事实上进入了国际资本市场。

  2007年的内部座谈会上,史玉柱更是开口大谈,发表惊人言论:“我粗粗地算了一下,要搞死一个民营企业,至少有十三种方法。”对史玉柱而言,在泰山会里和兄弟谈失败,更知心。

  马云1998在北漂,一事无成,创业的第一桶金,来自开发外经贸部的网站跟网上中国商品交易市场。据说柳传志的同乡,就是部里的老掌门,期间,马云承接了不少项目。

  对外经贸部邀请马云团队为他们做官网,并答应马云项目完成后,会给予马云30%的股份和200万的创业资金。马云带领团队不舍昼夜地熬了大半年的通宵,终于让对外经贸官网成功上线。

  在马云成功后,柳传志的泰山会在他手上得到进一步发展,柳传志、马云、冯仑、史玉柱等九位大佬,创办了湖畔大学。

  泰山会的底子,帮主换成了马云。泰山移到西湖边。有人说湖畔大学是“东林党”,是一小帮人聚在一起乱搞。

  柳传志不高兴了,公开发文,“类似这样的文章、说法,自然会搅乱人心,特别是对企业家。为此,我和企业界热爱国家、热爱中华民族的朋友,都认为应该发声”。

  “上次在湖畔大学讲课之时,我即在课堂讲过,我一定要写一篇在湖畔议事、讲课的过程,为湖畔大学正名、为中国企业家正名。”

  而与其同时这边,他和杨元庆接连出手“国际化昏招”,摩托罗拉濒临倒闭,联想及时送上资金替美国买单。联想以29亿美元的价格从谷歌手中接过了摩托罗拉的移动业务。

  收购摩托加速联想衰退。2013年到2015年,联想中国区手机的出货率都在逐年减少,排名跌出前五,全球的出货量在2016年第三季度也同比下跌26%。

  此一收购的失败,证明联想靠收购成品企业是错误的,收购技术才是唯一正确的方向。

  科技创新上不去,中国就落下风,如果科技创新搞不上去,发展动力就不可能实现转换,我们在全球经济竞争中就会处于下风。

  一直标榜为商业教父的柳传志,没有好好参透科技强国的布局,身为会长的他,把泰山会“精英”精力都花在山头主义和小圈子里。

  欢迎@六一知事,每天讲述一个富豪的发家史,挖掘背后的深度故事,让大家不辜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早日实现财富自由。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