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限制中美科技交流美国伤人伤己

限制中美科技交流美国伤人伤己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2-01-10 / 点击:

  2020年3月19日,在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一名大学生走在盛开的樱花树下

  美国上届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限制中美科技交流的错误做法,阻挠破坏中美正常交往和互利合作,既违背了科技发展的规律,也对美国自身造成很大的危害。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近日出席“对话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蓝厅论坛开幕式并发表致辞,他建议美方放弃对中国企业和科研教育机构实施各种单边制裁,放弃对中国科技进步进行无理打压,为两国合作提供必要条件。王毅表示,希望美方尽快解除对中方教育、文化、新闻、侨务等团体在美活动的各种限制,解除对美国地方政府及各界对华交往的阻吓,鼓励和支持两国恢复高校、研究机构、留学生等正常的人文交流项目。

  美国上届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限制中美科技交流的错误做法,阻挠破坏中美正常交往和互利合作,既违背了科技发展的规律,也对美国自身造成很大的危害。

  长期以来,美国政府对大学和研究室的安全管理模式遵循的是里根政府于1985年发布的《国家安全决策指令189号》,目的是应对苏联的情报收集工作。

  美国现有法律法规的原则是,在尽可能使美国大学、实验室和其他研究机构的基础研究不受限制的前提下,对专项研究进行分类和做出适当限制。其中“基础研究”指的是科学和工程学领域的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其研究成果可以在科学界公开发表并广泛共享,它应与对专项研究的管理有所不同。

  然而,在特朗普任美国总统期间,美国的政策发生了急剧变化。随着中美科技竞争加剧,尤其是当美国政府把中国看作是美国在全球最大的竞争者时,特朗普政府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担心,中美科技合作加快了中国的技术创新,特别是在涉及国家安全和军事的研究领域,因此必须采取措施,严格审查和限制与中国的科技交流。

  特朗普政府在这方面的行动始于2018年。时任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于2018年秋季宣布了一个针对中国的措施,美司法部据此对大学和研究机构采取了严密而持续的行动,目的是对中国公民在美国进行的所谓“欺诈、间谍活动和窃取知识产权的行为”展开调查和起诉,同时要求美国大学和学术机构举报有嫌疑的中国人。到2020年6月,美国联邦调查局设在全国各地的全部56个办公室展开了2000多项次针对所谓“盗窃美国基础技术”的调查,与中国有关的经济调查数量较10年前增长了13倍。而在美司法部指控的所有经济间谍案中,约80%与中国有关。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宣称,发现了更多针对美国公司的经济间谍活动的证据。

  自2018年11月起至2020年7月,美司法部对高校的调查近乎“草木皆兵”。美司法部根据一系列指控,发动了40次逮捕行动,涉及10所美国大学或研究机构,包括阿肯色大学、埃默里大学、西弗吉尼亚大学、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分校、哈佛大学、波士顿大学、堪萨斯大学、克利夫兰诊所基金会、俄亥俄州立大学以及贝丝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其中有8个案件主要是指控被调查的研究人员没有表明与中国大学或中国相关人才计划的关系。

  美联邦调查局在调查中带有一个先入为主的假定,即中国公民和美籍华人有更高的犯罪率。但美司法部的调查结果表明,在与中国有关的群体中,犯罪率仅为0.0000934,不到万分之一。这说明,美司法部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其指控。

  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学院华裔教授陈刚就是这类调查的受害者。2021年1月14日,陈刚因受到3项刑事指控而被拘捕:电汇欺诈;未能提交外国银行和金融账户报告;向美国政府机构作出虚假陈述,隐瞒与中国的合作关系。

  对陈刚的指控令麻省理工学院的校长和教授们感到震惊,100名教授联名写信给校长利奥·赖夫,表示他们将与校长站在一起坚定地支持陈刚,并指出“针对陈刚的指控是对正常科研行为和学术自由的诋毁”。

  联名信说:“陈刚通过杰出的科学工作、对教育的深远贡献以及他的领导力,数十年来一直为麻省理工学院做着卓越的贡献。其工作为美国的科学福利和经济增长以及麻省理工学院的全球科学地位做出了重大贡献。”这封联名信还逐一驳斥了针对陈刚的指控,例如陈刚及其研究小组被指控自2013年以来,收到了约2900万美元的外国资金,包括来自中国南方科技大学的1900万美元。但事实是,这笔款项的接收者是麻省理工学院,受益的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所和研究项目。而且,与南方科技大学的合作伙伴关系受到了麻省理工学院领导层的认可和监督。

  自2018年以来,美国政府一系列新的监管和执法措施相继出笼,目的是在所谓受到“中国威胁”的背景下确保研究安全。

  2019年出台的几项法案旨在解决“美国校园存在的安全风险”。最值得关注的是参议员乔希·霍利(共和党人)提出的《保护我们的大学法》。该法案要求来自中国、伊朗和俄罗斯的学生在参与“敏感研究项目”之前接受背景审查。

  由众议员米基·谢里尔(人)提出的《保护美国科学技术法》,则呼吁建立一个跨部门工作小组,协调保护联邦资助的研究活动。该法案成为2020年《国防授权法》的一部分。

  2020年,参议员汤姆·科顿和玛莎·布莱克本(均为共和党人),以及众议员大卫·库斯托夫(共和党人)对《保护校园安全法》发出动议,目的是禁止有关中国公民获得在美国攻读理工科本科和研究生学位的签证。该法案还针对中国的外国人才招聘计划,禁止包括美国公民在内的所有这类计划参与者接受理工科领域的美国联邦研究资助;中国的外国人才项目的参与者也需要根据《外国代理人注册法》进行注册;接受美国联邦研究资助的大学,则被要求证明其没有故意雇用中国的人才计划的参与者。

  同时,特朗普政府逐步加大了对中国留学生在美学习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统称为STEM)专业的限制,收紧了在机器人、量子计算、半导体、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领域给予中国留学生的签证,并制裁中国部分高校和实体机构。2018年的签证限制规定,某些领域的中国研究生的签证有效期为1年,同时限制了续签期限。而在奥巴马政府任期内,这些学生可以持有5年的有效签证。

  2020年7月14日,特朗普在其行政令中宣布,中止与中国内地以及中国香港有关的所有富布莱特交流项目,而富布莱特项目是中美两国唯一的政府间正式教育交流项目。

  美国在从亚洲特别是中国流入的人力资本中受益匪浅,因此,对科技界的收紧政策可能对美国自身造成很大的危害。

  首先,美国本身并没有培养出足够数量的科学家和工程师,这一情况在理工科研究生项目中日益凸显。在美国大学的大多数工程领域(如电气、土木、机械、工业、化学和石油工程)中,大多数研究生来自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美国在这些领域的人力资本需要得到外国学生的补充。

  第二,国际教育研究所和美国国务院教育和文化事务局的数据显示,2018~2019学年,在美国大学就读的国际学生总数为1095299名,占美国学生总数的5.5%;来自中国的学生为369548名,为美国最大的国际学生群体。2018年,国际学生对美国经济的总贡献估计超过450亿美元,其中中国学生的贡献为149亿美元。对中国学生的入学限制将损害美国经济。

  第三,外国科学家对美国的科学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截至2019年,有16位美国诺贝尔奖获得者是亚裔科学家,其中包括8位华裔美国人。美国诺贝尔奖获得者中约有30%是出生在其他国家的科学家。然而有证据表明,美国华裔包括华裔教授越来越感到自己不受欢迎,针对这些群体成员的仇恨和犯罪有所增加。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可能加剧美国人力资本外流。

  第四,一般来说,高技能移民能够为美国工人提供创新和就业机会。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发现,市值10亿美元以上的美国初创企业中,近23%的创始人是以国际学生身份进入美国的。教育在美国服务业出口中排名第四。在2018~2019学年,国际学生创造或支持了近46万个工作岗位。2016年至2019年,国际学生人数下降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约为118亿美元,影响了近6.5万个工作岗位。

  最后,许多美国大学的研究者认为,如果对原有大学分类管理模式随意进行修改,可能会对美国造成更大的损失。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Power by DedeCms